酒精管制亟需出狠招

受访专家:解放军总医院健康管理研究院主任  曾 强

近日,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刊文强调,许多会员国和从事公共卫生的机构都忽视了对酒精的管制,全球卫生界需要认识到,控制饮酒是健康政策的盲点。

全球酒精消费量大增

酒在各国文化里都根深蒂固:英国曾经很长一段时间被调侃为“豪饮之国”;西班牙自称“酒国”,99%的国民喜欢饮酒;韩国人2016年人均酒精消费量达8.7升,接近每人每天1罐500毫升的啤酒;在德国,酒是人们看电影的标配……虽然各类医学机构已从不同角度指出酒精对健康的严重危害,但全球酒精销量仍摇摇攀升。

《柳叶刀》刊文分析1990~2017年189个国家和地区的酒精摄入量趋势、人均酒精消费水平后发现,全球酒精总消费量增加70%,预计到2030年,全球酒精消费量还将增长10%以上,年人均饮酒量将从1990年的5.9升增加到2030年的7.6升,到那时,世界约一半成年人将饮酒,23%的成年人每月至少狂饮一次。

中国则更是“重灾区”。相关数据显示,中国男性有害饮酒率达11.1%,饮酒死亡数量全球第一, 6%的中国男性和1%的中国女性居民死于酒精相关疾病。2005年,中国人均酒精消费量为4.1升,到2017年增至7.4升,翻了一倍多;预计到2030年,中国成年人平均饮酒量将达到10升以上。中华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主任委员、解放军总医院健康管理研究院主任曾强表示,国人饮酒量居高不下的首因在于我国酒文化历史悠久,无论是为日常增加浪漫情趣,还是熟人聚餐、商务社交、婚丧嫁娶都离不开酒。另外,酒类宣传广告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我国《广告法》规定,禁止利用广播、电影、电视、报纸、期刊等发布烟草广告,但酒类广告却未受到明显限制,还常常与成功、彰显气魄等形象挂钩,这给大众造成了“喝酒不但没事,还是能力的一种体现”的错误认知。

青少年健康受到侵袭

记者走访发现,酒精已在悄然侵袭青少年健康。根据国标标准,酒精饮料是指乙醇含量大于等于0.5%vol(酒精度)的饮料,包括各种发酵酒、蒸馏酒及配制酒,酒精度上限没有要求。10月30日,在北京某中学放学高峰期,记者在学校附近的便利店等待了半小时,期间有10余名学生顺利买到酒精类饮料,且未经任何盘问。其中一位学生告诉记者,他所买的某品牌预调鸡尾酒“好喝、好看,同学们经常买来喝?!?/p>

记者随后走访北京多家便利店和大型超市,发现在售卖的食品饮品中,酒精饮料花样繁多,包括果味啤酒、果味葡萄酒、果味预调鸡尾酒、梅酒、清酒等,其酒精含量大多在3%~10%,且大多颜色鲜亮,包装精致,十分诱人。以一瓶500毫升的酒精饮料来算,5%的酒精含量就意味着含有25毫升酒精,其酒精度堪比正常的啤酒、红酒。记者发现,酒精饮品附近、酒饮料包装上都没有明显警醒未成年人的标志。不仅如此,一些儿童食品、饮品也隐藏酒精,比如朗姆口味的冰激凌、酒心糖、酒味奶茶等。

像禁烟一样控酒

曾强表示,烟和酒的危害不相上下,“戒烟限酒”是世界卫生组织提倡的“健康四大基石”之一。然而,与全球推进禁烟的力度相比,酒精管制却远未那样坚定、严格,我们应该像禁烟一样控酒。

管好未成年人的第一口酒。我国一项针对6城市12岁至20岁学生饮酒状况的调查显示,中学生的曾饮酒率高达51%。只有管住商家,才能不让烟酒荼毒未成年人?!吨谢嗣窆埠凸闯赡耆吮;しǎ?012 年修正本)

》第四章第十七条明确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经营者应当在显著位置设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的标志;对难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近日,国内首部地方性健康法规将在深圳施行,其中就包括对未成年人全面禁酒的相关条例,如酒精饮料、碳酸饮料销售者应当在货架或柜台上设置符合标准的健康损害提示标识。若商家不设置相关标识,则由市场监管部门予以警告,并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处1000元???。曾强表示,法不严则民不惧,重罚向未成年人销售烟酒的商家,是必须坚定迈出的第一步。

严管酒广告。国外一些经验可供借鉴,例如韩国严格禁止在酒类广告中出现喝酒行为,广告模特在镜头前喝酒或发出类似喝酒的声音等都将被禁。此外,未成年人可观看的节目前后,不得插播酒类广告;地下人行道、机场、码头、机动车、船舶等交通设施或工具上也不得张贴酒类广告。政府将对违反酒类广告规定的行为加大处罚力度,并由各地区组织“酒类广告监视团”加强监督力度。

此外,一些国家的做法也值得借鉴。曾强介绍,韩国设立了禁酒区,禁止人们在政府大厦、医疗机构、图书馆等公共场所,及幼儿园、小中高校园、青少年活动中心等青少年?;こ∷谑劬?、饮酒。为帮助人们减少饮酒量,韩国政府还出台“标准杯酒精含量标记”制度,每一个标准杯上都要标记所盛烧酒或啤酒中的酒精含量,以此提醒人们喝下了多少酒精?!?/p>

国产爽片大全免费在线观看,亚洲中文无码永久在线,美女被插视频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